20

2018

-

04

在花乡茶谷审茶


多年记者生涯和社会评论思维,把我的社会视角培养得有些挑剔,或者说,我总是带着挑刺的眼光,去看我所经历的人事。

 

 比如本月15号在花乡茶谷举办的第二届春茶节·春天诗会,带上老婆一游还蹭了午饭,本来是要用感恩的眼光去看景区的一切,但我这人还真有些忘恩负义。茶既然是景区的主打产品之一,而且我知道这里原来就是红岗山茶场,那么,景区所生产的绿色有机茶,真的绿色?真的有机?世间打这牌子的地方多了,我得提防!

 

 

这个应该是景区原来的大门。

 

我带着老婆,避开大片壮观的茶园(因为那里多是为了观光的!),专找那些角角落落的小小茶林,审茶去!

 

 雪香亭后面,马蹄形石质拱门进去,是一片青绿的茶园。扑入眼帘的,除了郁郁葱葱的茶树,还有惹眼的黄色板板,高出茶林林表,三五米一块,遍地都是。走近看,上面粘满飞虫,始知这是一种粘虫板,立马有一种温馨弥散全身,这茶,真的不打农药啊!

 

俗名粘虫板,大名诱虫板。

 

晓萍过一把采茶的瘾!

 

 职业习惯让我立即要找佐证材料,我不能问景区老板,他们的回答肯定是编好的绿色有机,一套套的。我得问村夫野老,问修路建亭的手艺人,他们与景区没有利益分成的关系,他们的观察,才公正客观。

 

 绕到餐厅后面僻静的地方,有两位扫地的老头在路边扫着落叶,还是记者的职业习惯,我先套近乎,今年高寿,身体如何。接着我问茶园里黄色的板板是什么东西。他们说,粘虫的。我问为什么不打药?他们说,不打不打,这里的茶园不打药,就用这个东西粘,效果很好。一位年轻的餐厅师傅补充说,这里鸟多,帮助吃虫,还有一些蜘蛛,也是吃虫的,这叫生态治虫。

 

 我边听边装马虎,故作惊讶地“哦”。小伙子看我听得认真,继续说,其实,现在这里的茶,只是景区收入的一小部分,用不着打药保证产量,质量好,不害人,卖贵一点“就在里头”。

 

 

 

著名的红岗山叶芽茶。

 

 

制茶师傅在春茶节“现场直制”

 

作者本人品新制出的盖碗茶。

 

 

 从听风亭下那条茶林竖直的石板小路下山,我看到山下茶林边有一位老者,手提一个泥桶,在那里撒着什么。我对老婆说,你看你看,他们还不是要撒化肥的?此时我心里又泛起了对所有茶的不信任情绪。我们加快脚步,倒要看看那位老人撒的是复合肥还是尿素。

 

 我端起老人手中的泥桶仔细看里面的“肥料”,褐色的、长长的籽粒,发现不是化肥,我一阵惭愧,惭愧自己的小人之心。我问老人这是什么东西,老人说:格桑花籽!

 

 哎呀,地道的一个黄陂东乡农民,从他嘴里吐出的这四个字,把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也让我立即想到6500里外,那个美丽的天上人间,那开满格桑花的西藏,蓝天醉人,白云醉心!待到秋来,花乡茶谷大片茶园边沿,被格桑花簇拥,那是怎样一个花的海洋!

 

 下山,农民们在采茶,我仍然在刨根究底,追问花乡茶谷的茶。一位农妇说,你说景区里张隽的茶?是不打药,不撒化肥,我们也在跟着学。

 

 

武汉原作协主席管用和先生诵诗并唱自己作词的茶歌。

 

 

 

本人向诗会提交的拙作,被制成展牌挂在景区何处,我没看见。这是朋友传上网的。

 

 

花乡茶谷里的云水湖

 

 周围的农民不称花乡茶谷的茶,而称“张隽的茶”,一份亲切。于是想起张隽的茶,走出景区的回味,如同在景区里喝春茶时的第二次冲泡,那样清香,那样隽永:

 

 那茶,是茶枝上的新笋,带着绿色环保的理念,破茧出芽。它浸润了木兰湖、云天湖和云水湖的水气,红岗山的云岚,带着山花的香味,松柏的意韵,新竹的清气,还带着少妇少女手里弥漫的体香,走上千家万户的茶几。它的一芽一叶,低调地尖新于花乡茶谷。人说一叶一菩提,我说,这里的茶,每一芽叶,都是一颗在春季里敞露胸怀与日月辉映的良心!

 

 

 

多年记者生涯和社会评论思维,把我的社会视角培养得有些挑剔,或者说,我总是带着挑刺的眼光,去看我所经历的人事。

 

 比如本月15号在花乡茶谷举办的第二届春茶节·春天诗会,带上老婆一游还蹭了午饭,本来是要用感恩的眼光去看景区的一切,但我这人还真有些忘恩负义。茶既然是景区的主打产品之一,而且我知道这里原来就是红岗山茶场,那么,景区所生产的绿色有机茶,真的绿色?真的有机?世间打这牌子的地方多了,我得提防!

我带着老婆,避开大片壮观的茶园(因为那里多是为了观光的!),专找那些角角落落的小小茶林,审茶去!

 

 雪香亭后面,马蹄形石质拱门进去,是一片青绿的茶园。扑入眼帘的,除了郁郁葱葱的茶树,还有惹眼的黄色板板,高出茶林林表,三五米一块,遍地都是。走近看,上面粘满飞虫,始知这是一种粘虫板,立马有一种温馨弥散全身,这茶,真的不打农药啊!

 职业习惯让我立即要找佐证材料,我不能问景区老板,他们的回答肯定是编好的绿色有机,一套套的。我得问村夫野老,问修路建亭的手艺人,他们与景区没有利益分成的关系,他们的观察,才公正客观。

 

 绕到餐厅后面僻静的地方,有两位扫地的老头在路边扫着落叶,还是记者的职业习惯,我先套近乎,今年高寿,身体如何。接着我问茶园里黄色的板板是什么东西。他们说,粘虫的。我问为什么不打药?他们说,不打不打,这里的茶园不打药,就用这个东西粘,效果很好。一位年轻的餐厅师傅补充说,这里鸟多,帮助吃虫,还有一些蜘蛛,也是吃虫的,这叫生态治虫。

 

 我边听边装马虎,故作惊讶地“哦”。小伙子看我听得认真,继续说,其实,现在这里的茶,只是景区收入的一小部分,用不着打药保证产量,质量好,不害人,卖贵一点“就在里头”。

从听风亭下那条茶林竖直的石板小路下山,我看到山下茶林边有一位老者,手提一个泥桶,在那里撒着什么。我对老婆说,你看你看,他们还不是要撒化肥的?此时我心里又泛起了对所有茶的不信任情绪。我们加快脚步,倒要看看那位老人撒的是复合肥还是尿素。

 

 我端起老人手中的泥桶仔细看里面的“肥料”,褐色的、长长的籽粒,发现不是化肥,我一阵惭愧,惭愧自己的小人之心。我问老人这是什么东西,老人说:格桑花籽!

 

 哎呀,地道的一个黄陂东乡农民,从他嘴里吐出的这四个字,把我羞愧得无地自容,也让我立即想到6500里外,那个美丽的天上人间,那开满格桑花的西藏,蓝天醉人,白云醉心!待到秋来,花乡茶谷大片茶园边沿,被格桑花簇拥,那是怎样一个花的海洋!

 

 下山,农民们在采茶,我仍然在刨根究底,追问花乡茶谷的茶。一位农妇说,你说景区里张隽的茶?是不打药,不撒化肥,我们也在跟着学。

武汉原作协主席管用和先生诵诗并唱自己作词的茶歌。

本人向诗会提交的拙作,被制成展牌挂在景区何处,我没看见。这是朋友传上网的。

花乡茶谷里的云水湖

 

 周围的农民不称花乡茶谷的茶,而称“张隽的茶”,好一份亲切。于是想起张隽的茶,走出景区的回味,如同在景区里喝春茶时的第二次冲泡,那样清香,那样隽永:

 

 那茶,是茶枝上的新笋,带着绿色环保的理念,破茧出芽。它浸润了木兰湖、云天湖和云水湖的水气,红岗山的云岚,带着山花的香味,松柏的意韵,新竹的清气,还带着少妇少女手里弥漫的体香,走上千家万户的茶几。它的一芽一叶,低调地尖新于花乡茶谷。人说一叶一菩提,我说,这里的茶,每一芽叶,都是一颗在春季里敞露胸怀与日月辉映的良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