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2018

-

01

冬天,茶当酒,给你一抹心底的温暖


茶,南方之嘉木;酒,远古之佳酿。杜耒有诗:“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以茶当酒的典故最早出现在晋朝陈寿写的《三国志.韦曜传》里:孙皓初登王位,抚恤民情,开仓赈贫,深受黎群爱戴。后来过惯了帝王家的奢侈生活,变得专横拔扈,沉迷酒色,经常摆酒设宴,强要群臣作陪,每每设宴,臣子无论善饮与否,都要饮够七升佳酿,才算表确忠心。

群臣之中,有个人叫韦曜,是孙皓的父亲南阳王孙和的老师,任为太傅,谓之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他的地位相当特殊。韦曜酒量只有二升,孙皓早知韦曜不胜酒力,就在杯里暗中换上清茶,韦曜也心领神会,故意高举酒杯,“以茶代酒”与孙皓干杯,就这样不至于醉酒而失态。

大臣酒量小,君王网开一面赐茶,似乎是一种恩德,臣下自然感激不尽。君臣向来等级分明,尤其对于专制暴君来说,难得和臣子保留这份心有灵犀的体己。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滚滚红尘,豪情万丈,真正伟大的历史人物都是胸怀天下、心胸博大之人,他们对酒当歌,借酒抒发自己远大的抱负,追求一种热烈、酣畅的人生。所以曹操发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而茶是不同的,茶会让人镇静,茶,天生的温文尔雅。当人要做出一些重要的决策之时,伴随着一杯又一杯的清茶,人的愈加清醒,思路也愈加清晰,待到将一壶茶饮尽,腹中计策也已生成。

酒须狂放,茶需静品,茶更多的会带给人精神境界的提升,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以茶当酒,是用保持自我的姿态,传达与子同袍的情意。道虽不同,亦相为谋。朋友相聚时喝茶,“君子之交淡如水,清茶一杯待亲朋”。茶浓情更深,茶香友更亲。

是与非,对与错,永远不是事情的关键。只要情深意重,一盏清茶,足以当酒,醍醐灌顶,亦可作茶。若是情意不在,貌合神离,指鹿为马也毫不稀奇。

 

在酒桌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微醺之时卸下心防,用最单纯与干净的心看结交新朋友,或许这是人与人容易熟络的一种方式,但这或许也只能是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点到为止而已。执意要你饮酒的人,你无从分辨。许你以茶当酒的人,你无需分辩。从无需分辩,到无从分辩,区别是心底之间的那一份温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