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7

-

12

曾卓诗歌节.梅花诗会


诗歌与梅花,向来不能分离,从古至今,歌咏梅花与诗歌的佳作也不胜枚举。而在此同时我们共同迎来了第二届“曾卓诗歌节.梅花诗会”。曾卓老先生一生低调勤勉,创作诗作无数,他亦师亦友,影响并培养了几代诗歌爱好者,激励着一代文人,热爱文字,热爱自己所从事的事业,并用诗人般的热情投入生活。梅花、诗歌、将雪的天气、这山川大地,犹如铺呈开的宣纸,景正美,墨正浓,只等着您来挥毫泼墨。

花的乡,茶的谷,与诗有关
 翟锦
没来的时候
梅花还是一样地含苞 怒放
它们或黄 或白 或红
将冬天装扮成春天
此时
纪念一位名叫曾卓的家乡老诗人
我不知道
他的遥望年轻的梦中
是否跋涉过这里的某条山路
或者某道河流
我不知道
他对后辈的期望中
是否有着向北的方向
但我知道
他的诗作和品格
就如梅花在文坛内外
高洁地开 温暖地开 一直地开
花乡茶谷的主人
以土地为稿纸
从点开始
书写着一个大大的“诗”字
每个季节 这里总是
花的乡 茶的谷
一个与诗相关的地方


茶事
 黄少林
原谅我,这么多年来
一直对酒耿耿于怀
一直愧对一杯酒和杯底的微笑
酒后,星空破乱
夜色里,我无言可言
我还是习惯喝茶
喝茶的时候
也喝静默,喝叶片上的潮湿
我习惯于把一些词
喝进去,又吐出来
我习惯于一壶冷水被沸腾
习惯于一夜心事被搅动,被摊凉
茶杯旁的黄昏
滠水河,心照不宣
我,爱采茶的手
在我背上,画一幅山水图


花 乡
 陈觉
这不是花海 花潮 或者忙碌的花期
喧闹适合于春天的肤浅 。穿过语词的丛林
命名花乡;
泥土  爱情  希望和惊喜
一如内心的花园
花乡。一百万颗树在山上
自然的聚集   沉默的簇拥
包围的温柔构成另一种风暴
这使我想起某朵花的饮泣  一片叶的去向
内心的花园 。是当她睁开惺忪的眼睛
象追溯的籍贯或居所 展开的家和国
唤醒黄昏的故人,树下的初恋
以及陈年的谷种 草帽和鸟鸣
而我还是想知道  谁
是这里的主人  谁是花乡最后的留守
泥土燃烧  一代一代的青春和灰烬
如峰顶的积雪 了无声息


遇见,花乡茶谷里的梅
文/海沫
时光已凋零多年,而梅花不老
她们用神情说话,用安静的姿态打发时间
用无烟的暗香生火,用朦胧的细雨作诗
一朵朵,描画花乡茶谷里最诗意的日子
或绯红  或鹅黄
或疏淡  或浓郁
很喜欢就这样靠近
在一朵梅蕊里坐下来
在你的粉红里,渐渐揉红
在你的馨香里,慢慢染香
当第一缕晨曦照过来
我的心事也随花瓣,渐次漾开
只到遇见你
所有的花容月貌,我都近乎忘记
那个陌生的熟悉,那些唐诗宋词的痴迷
又初次打我身边,盈盈走过
掀起我心底无数叹息


 


花乡茶谷遇梅
(北夫)
问梅的人,还不是一名真正的隐者
问梅的人,在林中迷路
总有不敢触碰的画面啊
花乡茶谷
这良宵一样艳丽的名字
总有什么值得去期待与经历吧
比如一垄一垄沟壑般的绿色
要将他带向哪里?
比如蚀骨的寒冷中突然爆破的花蕾
夺目惊心
梅花开时,狐遁入深林
梅花开时,心中有狐裹一袭白袍
俗世,俗得不能再俗的俗世
一盏茶壶,误当成悬壶济世的壶
盛装着陈年烂芝麻
一个悲观的人,一个片面的人
走在花乡茶谷,他看到
一万垄绿色从视野里退远,退远
他看到,病木枝头红色的
黄色的花朵
赤裸裸的开,痛彻心扉的开

      我们在此举办第二届“曾卓诗歌节.梅花诗会”欢迎热爱文学,热爱文字的您到此一起共赏梅花,低吟浅唱。
举办时间:即日起至正月十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