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2017

-

12

这个冬日,像花乡茶谷的花儿一样,怒放生命


仲冬的清晨,些许的清冷。山静了下来,水也静了。无意中偶遇一丛花,开得甚是欢腾。

难道,不觉得冷吗?我裹了裹头巾,将自己包裹得更紧致些。在这样的冬天,我宁愿将自己裹成一个蛹。我是很怕冷的。

我不像这些花儿。对于冷,有种惶惶不安的惧怕。冷,寒风的冷,黑色的冷,更是一种孤独的冷。

我害怕冷,从很久以前,从失去父亲的那一刻。

那年,是个冬日,父亲永远地走了。二十二岁的我,没有像那些老者一样哭着喊着,我只觉得冷,到处都是冷的。父亲的手,父亲的脚,连同我的心,冷,一样是冷的……


十三年,风雨雪,十三年,还难忘。回首,是冷,再回首,亦是冷。

我用“冷”标注了冬,亦用“冷”冰封了过去。

走在冬天的花乡茶谷,迎面吹拂的冷风。有朵急性子的梅,已经缤放花苞,散发着清淡的梅香。

像这样的花,花乡茶谷有很多种。所以,纵然是寒冷的冬日,花乡茶谷依旧是欢腾的,热闹的。


因为有这些花啊,开得那么热烈,那么娇艳。对花而言,她是有生命的,她选择在严寒的冬日,将生命怒放成一朵花。她是刚毅的,英勇的。她的生命,虽然短暂,却是有意义的,带着芬香的生命。


生命啊,无非也只是一段路途。春也罢,冬也罢,无非也只是路上的一程风景,有时暖,有时冷。

只要心里暖着,便是春天。

 

总有人要远走,来不及挽留。也总有人选择停留,厮守着往事,不想忘。

这个冬日,不再恐惧,不再怕冷。我要像花乡茶谷的花儿一样,怒放生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