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17

-

12

初冬,在花乡茶谷,煮茶等雪,亦等春


繁花落尽,只剩离愁。冬已至,雪却迟迟不见影踪。谁来邀一程,回到旧时光。


春始的花瓣,坠在心头,弥香。秋末的红叶,追着秋风,不肯放手。想要的,无非也只是一个尘世的结果。


晨起,阴冷。放一首歌来听听吧,我喜欢的,亦是你喜欢的。当然,亦是好多年前的事。听着听着,泪就来了。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单纯。总是幻想着,成了歌里的那个她。痛着她的痛,回味着曾经。


在这样静寂的地方,最适合的除了回想,便是凝思。想一段尘世未了的情缘,是否还等在云水湖的河畔,想一个自编自导的桥段,遇诗桥上深情的回眸,原来就是你。没有对白,亦没有肢体的语言。就这样,你望着我,一往情深,我望着你,情深一往。任由着心儿怦怦乱跳,任由着云水湖涟漪荡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繁花三千,我只取一朵放心上。仿佛,你就在身边。

山居前那株白梅花,含苞待放。想来,日子不会太久了。年少时,偷偷埋下的相思,会不会一并就开出了花呢。

煮茶。春天采摘的嫩芽儿,到夏,到秋,一直没舍得独饮,直到冬来,再也扛不住。不要怪我,这样的冷,只能依仗着这壶春天,熬着。


如若你来,我也不会那么冷。


初冬,我在这里,煮茶等雪,亦等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