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17

-

05

通过劳作去热爱生命才是通晓了生命的真谛


通过劳作去热爱生命才是通晓了生命的真谛

《论劳作》

(黎巴嫩)纪·哈·纪伯伦

一位农夫说:对我们说说劳作吧。

于是他回答:

你劳作,你才能跟随大地、与大地的灵魂并驾齐驱。

因为懒散会让你变成时代的陌路,会让你落伍于生命的队列,而那队列在庄严自豪的服从中向神靠近。

当你劳作时,你是一管长笛,时光的呢喃从你心间化作音符。

你们之中谁愿做一只芦苇,当乐声齐鸣时它喑哑无声?

你们常被告知,工作是道诅咒,劳动更是不幸。

但我要对你们说,你劳作时,你充盈了大地遥远的梦境,而当那美梦实现时,它会属于你。

你劳作不息时,你才置身于真爱的生命中。

而通过劳作去热爱生命才是通晓了生命的真谛。

倘若你们在辛劳中把生育当作一种苦恼,把抚育生命当作写在你们额上的诅咒,那么我说,只有你们额上的汗水才能洗去这些字句。

你们也常被告知生命是一片黑暗,在你们的疲倦中你们应和着疲倦者的言语。

我也要说,生命确是黑暗,除非有了希冀;

而所有的希冀都是盲目的,除非有了知识;

而所有的知识都是徒劳的,除非有了劳作;

而所有的劳作都是空洞的,除非有了爱;

而当你怀着爱意去劳作时,你就会与自己、与他人、与神结为一体。

那么什么是怀着爱意的劳作?

是从你心底抽取丝线编织布匹,就如同你的爱人要穿上这件衣裳。

是带着深情去建造屋舍,就如同你的爱人要寓居其中。

是温柔地播种,欢愉地收获,就如同你的爱人要享用那果实。

是以你灵魂的气息灌注你创作的一切,

要知道所有被祝福的亡者正环绕着你在观望。

我经常听你们梦呓般低语:“那雕刻大理石并在其中看见自己灵魂之形者,要比耕田的人高贵。

那追赶彩虹将它随心铺展在布匹上的人,要比为我们织履者更好。”

但我要说,不是在睡梦中而是在清醒的正午时说,那风儿对伟岸橡树的言说不会比对纤纤草叶的更甜美。

而用自己的爱将风声化为甜美歌吟的人才算显贵。

劳作是看得见的爱。

倘若你不能怀着爱而只能带着厌恶去劳作,那你最好放下活计,去坐到寺庙的门口乞待欢欣工作之人的救济。

倘若你漠然地烘烤面包,你烘出的苦面包只能让人半饱。

倘若你不情愿地去榨取葡萄汁,你的不情愿会在美酒中渗下毒液。

倘若你能像天使般歌唱,却又不热爱歌唱,你就蒙住了人们聆听昼夜之音的双耳。

纪·哈·纪伯伦

作家,被称为“艺术天才”“黎巴嫩文坛骄子”,是阿拉伯文学的主要奠基人,20世纪阿拉伯新文学道路的开拓者之一。其主要作品有《泪与笑》《先知》《沙与沫》等,蕴含了丰富的社会性和东方精神,不以情节为重,旨在抒发丰富的情感。纪伯伦、鲁迅和泰戈尔一样是近代东方文学走向世界的先驱。

纪伯伦曾多次说:“你们的理想与热情,是你航行的灵魂的舵和帆。”印度诗人泰戈尔也曾说:“人在自然世界里有一个有限之极,在希望的世界里则有一个无限之极。”

兴趣和热爱是一种无形的动力,当我们对某件事情或某项活动时,就会很投入,而且印象深刻。每个人都会对他感兴趣的事物给予优先注意和积极地探索,并表现出心驰神往。劳作也便充满快乐,更有价值和意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