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8

-

01

写给花乡茶谷的梅


文|沙月

当然

再早几天 
每一个年份都记得 
披上粉色的纱丽 
来拜谒你 
在雪停得住的地方 
有冰澈的碧水 
有民国的老屋 
有矮矮的毛松冈 
还有你 

当然

有北风的夜里 
你总是把刻骨的痛忆捏在手心 
凝结成一粒透明 
弥漫暗香的灯 
在雪地里闪闪着 
江城五月的那声笛 

当然

你始终没有一句话给我 
你也始终未得我一件春衣 
就是做做梦吧 
都被显得格外的奢靡 
我只好在你弥漫的暗香中 
千次万次 
为你写几个字 
不作哀吟 
只惟红尘万丈翠微雪溪 

所以

只要听得见呼唤 
我一定跋涉 
荒蓬町畦 

会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