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8

-

01

冬天的花乡茶谷


——感遇曾卓诗歌节

文/龚锦明

大雪过后,红岗山上的竹子

弯曲到它从未到达的弧度

有些甚至在云水湖畔的林荫路上

搭起一道道圆形拱门

它们尽管细小,却有韧性

而那些碗口粗的树

不堪雪的重压,齐腰折断

露出条状的白色豁口,如伤口

那些东北松笔直高大

在雪中愈发苍劲挺拔

本地松弯弯扭扭,难以成形

像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

大雪过后,屋檐上一排排冰柱编钟

一边滴着水的音乐一边消失

花乡茶谷的茶树叶、竹叶、榆树

以及红岗山上蜿蜒的道路与悬铃木

都在雪与冰的洗礼中干干净净

梅花的幽香,这时候,自空气的深喉

沁出——冬天,总以极度的严寒与冰冷

检视这个世界,包括登高远眺的我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