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7

-

04

在花乡茶谷醉成风景


在花乡茶谷醉成风景

 

陂北

是一幅巨大的油画。

是一幅声色俱全的油画!

当青葱的小草和油菜花绕过脚尖,一座山门豁然开朗,风光私就鸟的天堂了。

 

这里没有一棵恭维的迎客松。那些挺拔的青松,都挣扎着,在茶里、在花里、在婉约的鸟语里。一条条崎岖的小路,从水面的廊桥伏出,把水的潋滟,浪进云中山亭的目光。

 

当周围百鸟争鸣,怎么也见不到,林中那些翻飞的靚影。

阳光下,只有瘦竹的疏风,妩媚的南极红。而极致的樱花,怎么也风光不过二月兰了。

二月兰,为什么不能称呼四月兰?岁月的光轮滑过三月,灿烂在青秀的茶树边,还是它们——二月兰紫色的花瓣。

 

不论山茶怎么依附青山,随着山坡俯下身去,或者扬上来,陪随的都是花香。

更甚那些游走的花朵,或蹲、或支卧草坪、或拎一支桃花相映、或三人一群翩跹成蝶。把一脸的青春,隐进绿色的山影,用一串沉思,倒影三月的湖面。

 

而我,抓一撮谷雨茶,让沸腾的鸟语花香缓缓冲开。在古色古香的红木椅里,坐一身惬意,不去问哪一座红楼,在花乡茶谷,醉成一道风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