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8

-

06

古镇这样美(下篇) | 李永芬


古镇这样美(下篇) | 李永芬

作者/李永芬

说到蔡家榨本地的龙灯文化,我们所熟知的武汉“敢为人先”的城市精神也与此相关。首义革命的元勋,当年还只是一个正目(排长)的蔡济民参与领导的首义革命成功之后,起义军还没有军旗,蔡济民想到他的家乡——蔡家榨蔡官田村玩龙灯的旗帜。于是连夜回乡拿走九星十八角旗帜作为首义军旗。蔡济民是辛亥革命的重要参与者,是首义功臣。后来蔡济民入川被害,黎元洪作诗哀悼:卓哉斯人,盖世之英;河山毓秀,江汉钟灵……以灯旗为军旗或者不是改变历史进程的大事,但也是看似仓促实则创造历史的胜利中让人津津乐道的传奇。后来,九星十八角旗帜由蔡济民的三伯父蔡崇久保管,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在蔡官田村均要举行祭旗仪式。所以“敢为人先”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而是一个鲜活的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讲,它就是一种不可复制的独特的美,历史的细节那样鲜活,那样令人惊异。

在蔡济民故居前,一尊蔡济民的塑像由同村出去的蔡林记捐造,这也是一种传奇。说蔡林记就是说热干面,就是说武汉近千万人的过早,说一种饮食生活。我们不可以想象没有蔡林记没有热干面武汉还是不是武汉。我说:“一个村子可以少一些人,但村子还是村子,家还是家。”一座城市一段历史如果没有从这么不起眼的小村子里走出的一些人,历史就要重新写过。所以,从这样一个不太起眼的村子走出去的革命家蔡以忱,走出的大歌唱家蔡大生,走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是一部书,都应该和他们的故乡一样接受我们足够的敬意。

一部好书可能只是平常人的传记,也可能是厚厚的古书,无字而神秘的天书。像官河湾有一处新石器商周时期文化遗址——神墩岗遗址,面积4万平方米,文化层约3米。这样的土地,用一位诗人的话说就是“比所有的文字更古老,和我血液里的河流一样古老深沉。”

历史翻开崭新的一页,进入黄陂全流域开展红色引擎工程启动经济腾飞的时代,让我想起一些历史长河中的细节:黄麻起义失败后,72个人,56条枪,那支作为伟大的红四方面军前身的队伍,何去何从?当时黄麻起义的总指挥潘忠汝已经牺牲,副总指挥吴光浩领着大家突围出来,在现在花乡茶谷大门边进村的村口位置开会,他们决定到木兰山上去,才有了后来红七军木兰山的斗争。村口有一座高大的纪念碑,和木兰山祈嗣顶的纪念碑同一规格同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碑记载的是那支红色的队伍决定拉到木兰山去。这是这段革命在黄陂的编年史,也是这段革命史和蔡家榨史的一个重要的交集。黄麻起义失败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那个时候每一个选择是多么的生死攸关。事实上,到了这里,当时讨论的一定还有一些其他的目的地作为选项,但显然,如果再往南走就没有山的屏障了。而在历史中到了第二天,那支红色的队伍由此地向着木兰山进发。

实际上,和所有村庄聚居类似,蔡家榨村之所以是一个中心,一定有一个让它凝聚的因素。那是因为一开始这里有五六家榨坊,并且多是蔡姓。周围乡村种植油菜的农户到这里来榨油,问去哪里?答:去蔡家榨。蔡家榨因此得名。而蔡家榨街政府所在地又离蔡家榨村不远,因为这里处于全街地域中心位置,后来整个地域也用蔡家榨这个名字。蔡家榨街政府所在地又叫蔡家榨社区,是往红安去的大路旁边一个安静的小镇。它不失繁华,房屋二到五层,沿着一条十多米宽的街道两边高高低低一直沿伸开去,到卫生院拐弯处,是两排浓荫蔽日的大树,空旷着大块平整的土地,熏风拂来,格外清爽。白墙飞檐的大型徽派建筑在烈日下格外醒目,显得非常整洁干净。

在蔡家榨,最先繁华的是长岭岗村,它在更北边与红安的尚古山村交界,是黄陂东部的“口子村”,有240多年的历史。解放前,长岭岗村的商户就有70多家,贸易远及黄陂、红安、黄岗三县。这里现存有一条完整的古街,清一色的清代建筑,石墙颜色斑驳但非常整洁坚实,看上去再过一百年也会完好无损。青石板拼接铺成的街道,中间有一道与街平行的长长的凹槽,是当时专为商户修建的独轮手推车道。你在这里走着,有穿越时光之感,你感到随时会有一位古人打开屋门,它不是衰落了,而是古村落原汁原味地忽然闯进这个时代,给人惊艳的感觉,但是这些古屋,又让人感觉失去了实用的功能,而它历史和审美的价值,会得到人们的再发现和认可。那些村民,已经搬到更为宽畅的公路旁边,搬到更为高大功能齐全的徽派门脸的楼房里面了。公路边,大小商家和超市有数十家,餐饮5家,是周边11个村和附近红安3个村最大的集贸市场和小商品交易点。村中从事第三产业的有300人,还大面积种植茶叶,村里有茶园200亩,村里人均收入14000余元。事实上,不只是长岭岗,在整个蔡家榨,茶叶已经接近3万亩了。规模出品牌,规模也出效益。好山好水孕育了好茶,好茶也让山水更灵秀,更美,更生机活泼。

在长岭岗村,还有一座新城正在建设中,它的名字叫茶溪古镇。古街——长岭岗村街面——茶溪古镇。就是一个古镇发展的缩影,生动形象地标示着古镇过去、当下与未来。不久的未来, 人们会在茶溪古镇聚居,原来散居的地方会回归青山绿水。居住质量和环境质量以及生活便利度会得到大幅提升,新城完全按照诗意栖居的理念,园林化的设计,整齐优美的布局。

蔡家榨街除凤凰和青龙河外,主要水体为吴家寺河,它源于花乡茶谷所在的苍翠山野。洗亮层层叠叠的万亩茶树后,婉约地流经黄家楼、韩陈益进吴家寺水库,沿途顾盼万亩荷塘,步步莲花,注入浩淼北湖。同时,它也在花乡茶谷留下了云天湖、云水湖、落月潭、桃花潭、梅花潭、莲花潭、望石潭、清潭、映日潭,二湖七潭等。这里三面环山,一面抱水。山中古木繁茂,茶山层叠,溪涧奇石不绝,山花丛生。九龙聚会的地貌,九水共生的格局,让人体会的是造化之妙。从前花乡茶谷所在是常见的水稻、油菜、花生和松树为主的次生林,以及低矮灌木和杂草。而现在,这里是步步风景,四季的花时时给你欣喜,是植物丰富性的王国,是鸟类的天堂,是一个美的综合体,是经济体也是文化体,是清晰的触手可及又暗含无限的远景,是俯首可拾的一种生活理念。

是的,一座茶溪古镇,一座现代化的宜居新城,像一座动力十足的航母,即将航行在无边绿色的海洋中。它是整个蔡家榨古镇活力的一种象征。

朋友,请你到这里来,到蓝天白云的家园中来,到无边绿色的海洋中来,到立体的绿色交响中来;来听蟋蟀听鸟鸣听蝉唱听蜂嗡,看紫薇的样子和格桑花的带子;与梅花来一场恋爱,与野兔来一场赛跑;与松竹梅为友,邀兰荷菊赋诗;来这里居长岭短岭,上长亭短亭,让无边的绿色铺开你的梦。

“无边的野花盛开,生下诗人。”这是谁的梦?

悠然见南山,不再是梦。

在这里,在蔡家榨,这就是生活。我们看见它的“三体”——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梦见、看见,仿佛犹在梦中,然而,已不再只是梦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