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17

-

06

花乡茶谷,这个景区有点野


  严辉文

  正当我费力地走在陡峭的山坡上,突然看到路边有一根竹杆。我立马拿着拄在手上,还蛮衬手,人顿时轻松多了。

  看我拄着这个,一起散步的作家们都爆笑起来——

  你收获很大啊,这么快就找到了一根“禅杖”!

  这根竹杆不是偶然出现的,必然当作我们的登山之宝。

  你得把这个宝物留着,让作家们都签上名,笔会结束带回去。

  正当作家们七嘴八舌时,我们一行遇上特地赶来为我们带路的景区服务员。她说,上山散步拿个棍子好。

  有人取笑说,那不是棍子,是我们的“禅杖”。朴实的女服务员笑了起来。

  又有作家问,为什么拿个棍子好呢?

  女服务员说,不光是方便走山路,关键是我们这山上野物多,野鸟、野兔就罢了,山上还有野猪。

  这样说起来,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昨天有作家问我这个景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我一时没有明确答案,现在我已经十分肯定了。

  一个字:野。

  这个时代,好像什么东西都易于同质化。收到武汉市作协小说笔会通知时,我还特地上网查了一下“武汉花乡茶谷旅游度假风景区”,简单了解了一下方位,景点基本情况后,不免草率地断定:不就是这年头常见的山庄么?

  比如,有几栋别墅似的建筑,然后挖个池子以便显示依山傍水。就连植被也多是后天的,整齐规范有余,生动活泼不足。就是花啊朵啊,草啊树啊,也多是移栽的,跟整体环境不太协调,甚至于显得做作虚假。

  那天我们一行十几位作家到达后,一个中型水库映入眼帘,各种建筑隐藏在巨大的树木下,水库尽头,是连绵的山脉,云天之间,排闼而来是货真价实的绿水青山。第一印象就显得气度不凡。正如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你还跟他不熟悉,不知道他的学识、能力、地位,但第一印象已经告诉了你:不简单。

  当然,只有在写作之余,比如晚饭后的散步,才让我们对这个花乡茶谷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别的景区都有的,我就不多说了。如果你要了解花乡茶谷,我建议你留心其独有的“野”元素。

  无疑,土地已经是紧俏资源,开发商,通常会做足土地文章。这意味着在现有土地上,尽可能多地进行人工布置。何况离武汉大都市才几十公里,平整山坡啊,毁掉植被啊,多种房屋啊,毁掉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啊,都是可以想见和理解的事情。但是花乡茶谷的经营者却别具机杼,巧妙地利用了红岗山的原始性。

  这里以茶园闻名,但你又看不出她是个茶园,而更像是一大片原始森林。似乎有意让原始草木尽兴疯长了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整出一小片一小片的茶园。这样的主宾关系,足以窥见经营者胸有丘壑。

  这里的树木植物品种繁多,许多都已不是在城市公园可以见得到的寻常物种。参天大树,奇花异卉,足以令人流连忘返。作家们的植物学知识都不够用了,有人推荐一款叫做“形色”的软件来辨识它们。几天下来,作家们写作水平,想必跟植物学知识一样,同步跃升了。

  令人惋惜的是,眼下暂时没有找到一种识别野生动物的软件。不过,整天伴随鸟语花香,听到各种动物推送过来的交响曲,也是一种福利。野趣如斯,想必又是写作者们意外的收获了。

  关于作者:严辉文,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评论家协会会员,武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公开发表文学作品、时评文章200余万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