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2017

-

01

花乡的群众


任文胜
谁普查过
花乡的区域有多少美丽的群众
腊梅有多少枝傲骨
春天眼里桃花、李花熟重熟轻
杜鹃是否红过红岗山的石头
她们是否以作为乡民为荣
谁说得清呢
她们是否听得懂我们的诗篇
是否真的需要赞美
是否需要
我们拈花微笑
我们只知道
在花乡
仙子也是群众
每个群众都有自己的季节
开花不是取悦谁
是完成生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