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17

-

06

在花乡茶谷


任文胜

 

好多次我把花乡茶谷当花香茶谷,张总说多错几次就不会错的。他是诗人,我理解他的想法,花香只指香气,花的故乡多好,你在外面,梦到家乡了,它最好是一个乡的大小,能够成为一幅意境深远的画面,并且其中每一个细节都是故事都值得你仔细品出滋味来。

在这里,我们看到的:山水亭榭远景近景就是那样悠远的山水画,它要是我们的家多好。事实上,这20天,或者在以后的记忆里,它就是我们的家。

我猜张总叫它花乡的意思就是一种齐物论,是诗意的栖居,是四季的花与你做邻居,是自己也长在这里生长成一株植物,让思想和情感的小鸟蹦跳着与满乡的花对话。

我们住这里,房间后面是植被葱翠的缓坡,早上4点前是虫鸣,之后是鸟叫,然后才是黎明,才是百页窗切割的白昼的光阴。有人幻听到蛇游移惊动树叶的窸窣声,担心沿高高的树木滑进三楼的纱窗。他是小说家,在这里他感受到的是一种对新奇世界的喜爱和小小的惊恐,或者因此会编出一个什么离奇的爱情故事,谁知道呢?

当然没遇到蛇,但会不经意地与一些可爱的小动物相遇。如果说一枝花一棵树等一千年只是为了和你相遇,那也就算了。一只金蟾连续三天在我散步的路边等着我,在我的脚边不走,这才是真正奇怪的事。

写累了的时候,通常是晚饭后。太阳还挂在山尖,但是清凉又把整个山峦全都占领了。我们沿着曲径通幽的步道走近万步。步桥上刻着诗,开阔的云水湖里游船歇在晚霞里,栀子花的香气是一片一片,厚重的。我们走到一座亭前,纹风不动,只需再走上五六步进那亭子里就熏风强劲,我想叫它风劲亭吧。莲花潭里的觀莲亭,在我们散步路边树木的掩映里,起初还不知道,后来工作人员领我们去看了,荷花开了几朵,可惜她们在水中睡着了。我一定会去看它们开。

年前的时候我们讨论花乡茶谷的情人谷在哪里,也许我走过也许没走,在我的想象中它是一道密径,不知不觉走上去才好。我们不再年轻了,即便是想象,如果我走在上面的话,也是往年轻走。我们会遇到各种不认识的花,不认识的植物。现在我们可以用一种软件,去认识它们。这样太好了,一天两天,我们就成为“老熟人”了。

我们房间里每一天都有叶芽茶,灵感就靠它了。在散步的时候茶和树构成的是立体的绿,各得其所,相得其彰。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诗人就应该经营这样的一片土地,这大地上的设计者就应该是诗人。他爱这片土地,他把一生的事业写成这样一首诗,像安放每一个词一样安放每一朵花每一树茶,和霞光与云影一起调和它的色彩,诗就应该这样,像一棵树、一座山、在泥土中生根,更接近天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