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7

-

04

往返在花乡茶谷的路上


柳宗宣

《你的电话从夜间打来》

——为张隽而作

我愿住在楼群缝隙间的

小旅馆。我见到的

是走投无路的人

你已回到城市你的家

你奔驰——你走高速

我停在这三等旅馆

在小城的街头耗时间

(警察不会把我带走)

贪恋人世。不舍白酒

我和你奔赴即兴的聚会

因了民间白酒的纯香

你的电话从夜间打来

在哪里,我在祖国的角落

东张西望这里的夜色

妓女回到十平米的租房

人力车夫干完最后一单生意

路灯下,双手清点他的零钱

我愿把木头房子建筑在山中

离尘霾笼罩的街市越远越好

房子里当然放弃有线电视

我的呼吸视听越来越困难

饮酒时倾向于大伙都要举杯

往死里喝(不酒的人请走避)

你的电话在分开后打来

小旅馆镶嵌在楼群的缝隙

我的车停在黄陂县的某个角落

我不愿和它,人车分离

在无边际的夜色里穿行

一路上碰不到一个活物

《致红界山》

你被大雪覆盖,我在城里

想见你的洁净与风雅

夏日披带清凉雨滴回来

街市干燥,暑热扩散

我们处在不同的气候里

去吧,登上此山不再回还

山冈茶园,恍若绿色的羊群

于此安眠,当你从远处驶入

茶香与花气——脱离了

那藏有毒素的颗粒灰霾

隐藏于此,你是我待写的梦境

我到达这里,就不再回还

为何远离人群,眼含热泪

你到达这里,就不再离去

就这样湮没无闻,安于寂静

在无名的时光里,彼此辩认

挖掘,寻找活下去的资源

如同,从你自己的身上

夕照平铺于起伏山脊和茶谷

敛入乌桕籽实或两只杂色蝴蝶

此山位于武汉黄陂北六十余里,系大别山余脉。

《竹尹寺寻隐》

—— 给百果禅师

秋风扫落叶的沙沙声

山色微妙,转换绿红

僻静山路变宽了。夏日

树枝和苞茅侵没了路径

从填满山谷的椿树枝杈

可见沟壑中隐居的石头

毛剌剌的山栗落下来

打在路上,一声声闷响

有时,在转弯处袭击

头部——你也不闪避

你把衣服一件件地脱下

赤裸着去见他

身上跳荡的树影的斑点

当你在泡制茶水前刚坐定

群鸟齐声鸣叫起来

山鸟何以忽然交鸣

他以诡秘的微笑回答

几分钟后,鸟声渐次隐退

《春日携友人山中游走夜宿半亩园》

贫穷让这里的山民看不见

风景。他们到城里去受苦

大门紧闭——铁锁锈蚀

鸡犬声也听闻不到了

我们驻车观望绝佳风水

最后还是离去,回到城市

你贪欲这绿树山石间的院落

我可不想拥有外在任何东西

野趣用来路过。水塘被草丝

覆盖。湖光山色被开发商

兜售。小学校舍被村长所有

转租。老板承包寺庙赚香火钱

人事糜烂,山林不理迁变

唉,一晃我们活过五十了

当樟树落叶层叠铺满山径

踩上去,吱吱细碎的响动

唤起的是哪根审美的神经

还是野花美啊,祖母粗布花衣

的图案模仿的就是这路边野花

此生可是把自己当诗人来塑造

怜爱山水自然与象形文字

和这身体周围鸟鸣的韵律

背对陡峭山石与坡地杂树

落坐其间,闲聊兼听风声

身处大别山,另一个自己

还在东北边城的绥芬河走动

近年身体可好;日日跑步晨练

唉,人颓废着走往下坡路

却力挽衰败。历经了也明白了

人世究竟。我们爱过的女人呢

曾经热烈,淡薄,最终无声息

你爱了是因为你爱了,而不是

因为有爱存在,所以不停地

修正那让人羞惭的爱情诗篇

男人到了七十是否还有性欲

——山间四周的虫吟与轻风

忽然停歇,静默得似有若无

到夜幕下的山水间走走

可在湖泊传出慑人的叫声前

止步——山中黑魆魆的可怕

自然之爱得克服本能的恐惧

什么鸟在叫鸣:粗犷短促

寂寞叫声落在话语的缝隙

(你们停止闲言碎语)

侧身倾听,它停顿后的啼鸣

气结声粗——这鸟藏身何处

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鸟声

这不是寂寞,是绝望的叫声

(2012,8,赠ax)

《携同乡赴半亩园饮明前茶》

明前茶。红界山

杯中绽开的形色,饱满

嫩绿,我们把初春山色

移置杯中。饮那里的春光

或花粉,没使用杀虫剂的

茶园嘉树——你从故乡来

在一律的城拿什么招待呢

——就以这里的山石鸟鸣

茶茗或甘露——从身处的

尘霾脱离,没入花乡茶谷

含笑或棠棣。儿时平原的视觉

迷恋此地的凸凹山势,茶坡叠石

分别多年的男人,都是老生常谈

不妨鸟语声中静坐,饮杯中波澜

清淡茶气,掺和石楠沉闷的暗香

《前往花乡茶谷途中》

你不知道,我现在到了

通往黄陂花乡茶谷的路上

车穿过隧洞便是下石村

道路开始和山冈一同起伏

王家河从丘陵草丛蜿蜒向南

白茅抽出丝绒状的花穗

大片地夹道簇拥,倾向于

跳荡而至的车辆。就在车

下坡滑行的缓冲地带

那是我们曾经路过的

你哼起了歌谣的地方

我想,你在城里干什么呢

我独享了这里的夏日景色

小满节气。麦子由绿变黄了

木兰山麓水田停歇的白鹭

成群飞起,同车内长号的旋律

协调着。车驶入夏家寺水库

弯曲的堤岸——几个月前你

牵着爱犬,在此停歇

去木兰湖多岔路,我愿意

走歧路——探入一个个

寂寞的荒芜的小山村

似乎被遗弃。迷恋这里的

颓废之美,悲观的享乐

或幸福的凄凉。我在意你

山中的疯癫得到你的响应

此地风水甚好,随处可见

湖水波纹。从租用的石砌房子

出门可绕入山冈的槭树林间

这里连茅厕都是用山石围成

布谷在绿树叫鸣。戴草帽的老阮

问起你,如何没有一同到来

轻轻刹车,惊飞斑鸠或猪獾

碰见那个猎人肩荷祖传的

猎枪。我愿像他守护这片山林

在这里转悠。城里的孤寂感

让山间风物收藏了。车爬上高坡

滑向何家洼,plaisir damour

的曲子激荡起失落已久的爱

我把车子摞在山路,匆匆隐入

铺满香樟树落叶的弯曲石径

( 2012,4,为cxq作)

《在花乡茶谷》

山道连结岗岭茶坡。无人的梯田

像油画铺展在那里。零星的村舍

由石头砌成,隐身在樟树林间

白松上一个斑驳交叉的鸦雀巢

一头水牛低头向田地背上歇鸦雀

狗不吠叫独卧高坡,从毛发望去

挡风的山岭和湖水波纹的碎光

山路转折起伏变开阔,构树枝条

脱光叶子,不像夏日非节制地

伸向公路交织,一朵朵蔷薇

摇荡车前窗,夹道欢迎,向你

奉献花蕊。空气干燥透明,从桑树

光秃枝条你能看得更远一些

锈红色茅草顺着车前行的方向

而夏日逆向于你,碧色草青

抽出白茅花穗,迎向跳荡

而至的你。车窗右边的梯田

露出稻茬。梯田的孤型轮廓

比邻一角椭圆的湖水与山岭

你离开城里的房子像一所牢狱

拘束于单位和人事的身子脱离出来

呼吸草地森林共有的气息。林鸫鸟

在传播它的教义;你获得遗世独立

的尊严;初冬启发你多重安静

的想象;依着路边的稻草垛

和挖掘红苕的乡民攀谈。不间断地

来到这里探望山林湖水,熟悉道路

的转弯处,仿佛老友在此等候

交换空气和你们的呼吸。你怕错失

每一刻的风景,你就不停地到来

车爬上高坡滑向沼地旁独自吃草

的水牛。闲置的人民公社的闸门

被抛向车后。每过夏家寺水库

知晓风物变得幽雅。你总在何家洼

的高处停歇观瞻:山路蜿蜒在前

跳荡到层叠的远山。这是塞尚

描绘的风景,或者说,那个倔强

的老头把圣维克多山绵延到这里

这是你们的作品,用你们的色块和情感

创造它们,幕天席地挂在这里

还要从何处寻找风景,傍晚的光线

涂染你;星空下的湖堤上闲走

听闻木兰湖水呢喃,异国的叶芝

也曾到过这里,月光沐浴岛屿

你们听到内心湖水轻拍的声音

一只受伤的鹿找到僻静处疗伤

道路不通向别处只伸向其自身

连结风景和季节的山路就是目的

你还要到何处去寻找失望的伤感

你发现属于你的无名的小地方

贡献给你四季的美感;你发明了

这里的风景,从你内心涌现

你们互相辨认对方,属于你和它

你的出现,会泄露这里的存在

他们践踏苍苔,让荧火虫消失

幽光。市井的庸俗气会伤害

这里的寂静。车内的爵士乐

抚摸四周的空气,把它们召唤

每次经过的时刻,转悠遛弯

没有要赶赴的远方。停在路口

四季绿着的茶园一垄垄铺展开去

包裹头巾的妇女摘春茶,茶香漂荡

你望了望树丛间的白墙冒烟的厨房

黄昏时分的山岭,明显地晃荡几下

春雨飘洒,你享用着这里的明前茶

和冬雪有约定,老年的梦栖落于此

哦,风雪下得更紧,草丝编织的步道

你缓行:头戴草帽,如同风雪夜归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