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17

-

03

花乡茶谷写茶意


明德运

头遍采茶茶发芽,

手提篮子头戴花。

姐采多来妹采少,

采多采少早回家。

二遍采茶正当春,

采罢茶来绣手巾。

两头绣出茶花朵,

中间绣个采花人。

三遍采茶忙又忙,

丢了茶篓去插秧,

插得秧来茶要老,

采得茶来秧要黄。

......

走进花乡茶谷,峰岭是茶,山腰是茶,坡谷是茶,狭坪是茶,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远远望去到处是茶丛茶垛,坪场里、坡上面、坎上坎下、左左右右,都方方溜溜地长一排排,满山遍野地绿色。看上去是剪了又长,长了又剪的茶叶,绿油油郁葱葱。据湖北通志记载,早在唐代红岗山生长的茶叶被列为贡品,传说一次唐皇患了深疾,因饮了这里的茶叶,通体舒畅,神采飞扬,本很窒息的心胸,立即海阔天空。多年的病痛一下子无影无踪,所以封了地盘,取名红岗山并派出臣民来这里植了千山万山的茶叶。当然这讲述的是一种得意,是一种美传。然而当今花乡茶谷的郁郁葱葱的茶叶,却真真切切的繁茂起来,说与历史有没有联系,那让人们去悟。不管怎么想,你想得到深山的绿色,可想不到到底有多宽、多远、多长,茶叶在坪里,一行行、一排排的站成绿色。在山坡里一垄垄一圈圈地组成遍山风景。一到春天,绿色便嫩得闪亮,鲜灵灵地浸在茶尖,茶季便有了一年的高峰,但花乡茶谷的人长出亿万双手也采摘不尽透亮的绿色,亲戚、熟人、朋友四面八方脚步拥进花乡茶谷盛季,采摘这茶香如许的颜色和风情。

正月采茶是新年,

玻璃纱灯挂堂前。

摘一细茶丢篮内,

十指尖尖到茶园。

二月采茶是花朝,

子孙叫得声音高。

摘些细茶丢篮内,

等郎不来心真焦。

......

姑娘们穿着五彩在山那边一唱,歌声就峰回路转,鸟翅般缓缓荡去,落在这边厚实的肩头,因有了这歌,小伙一声吆喝,四山有春,坡坡岭岭,有了青春者们的春心对歌,茶树成了钢琴,茶叶成了琴键,灵巧的指头流泻出了银铃叮咛的琴声。

趁着这热辣辣的歌弦,间或有人禁不住挎了茶篮和茶篓,边摘边溜。不料主人却在路口笑吟吟地挡着,不知所措的时候,却见主人从自己的茶篓里再取一些茶添了,送过来,说这茶是春茶,炒时要掌握火候,揉时要注意力度,否则就有了茶味没有茶形,有了茶形又没有茶味,说得你怪不好意思,不知如何是好。

晚上,那野炊式的炉火在灶堂里不那么旺,但红光照见影子,男的就在凳上坐着,一边添柴一边凝神端详着女人的脸,女人一边揉着温温的茶叶,一边递来千娇百媚,他们的恩恩爱爱就在眼睛里传来传去,要有几多情就有几多情,难怪这里的茶叶这么条索紧细均齐挺直,这么翡翠光润莹毫闪亮,原来是这两个人温情浸透的美好感情。

有了茶,随便一杯什么水,河里的、井里的、沟里的、池里的、管子里的,杯里一冲那茶叶就成了一只醒来的翠鸟,在雾气里缓缓地亮开翅膀,一片一片地舒展挺立,齐刷刷地指向蓝天,这杯水就黄或绿,清澈透亮,融化了大自然清香甘醇。有了花乡茶谷这得天独厚的一杯茶,就拥有了一种诚挚与慷慨,在每个餐厅的桌子上,在每个单位的铁门前,在每家每户的阶檐上都摆着或大或小的茶缸、茶桌和茶杯。渴了累了你可以尽情的喝,不管主人在不在,不管你是否人生地熟,只要你来到这里,就有人给你烧水泡茶,钱是不要的,这时茶叶就成了友谊,成了朋友,成了亲亲密密的关系和难以推卸的感情,远亲的近邻的只要你来我往,几两茶叶是少不了的。

茶杯是不会说话的金口,茶叶是不会说话的舌尖,而茶客则是唱歌的精灵。花乡茶谷里的这枚茶芽、这杯好茶,在茶客的嘴里就成了世上难得的美味佳茗。到处传颂,不是吗,一位叫梅子的美女,正在吟唱:

绿水青山映彩霞,

彩云深处是我家。

少男少女小背篓,

走向海角和天涯。

春茶尖尖叶儿翠,

绿得人心在发芽。

四海五洲都为客,

逢人都夸此地茶。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