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2017

-

03

我只想和你睡在一起


北夫 
趟过千山万水还是花乡茶谷最美 
多少个失眠之夜我只在乎和你一夜 
从云水湖到香樟亭,从茶坊到天洞 
与你牵手,一路心花怒放 
湖水潋滟,鸟鸣山涧 
层峦叠嶂,野花一片 
你诱惑着我,让我听从内心的召唤 
你召唤了我,天一个劲地蓝 

 

叫出名字的和叫不出名字的

每一个花都风姿绰约 
每一颗小草都赋予了诗人的柔情 
每一处景点都是诗意的命名 

来吧,今夜,让我们睡在一起

无论是艳遇还是邂逅 
我已把烦恼忘却,幸福的和不幸福的 

只有你:“你是我眼中的诗”

 

(外两首)

《云水湖之恋》 
如果爱过,就去红界山 
在花乡茶谷,在云水湖 
我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漫山的花,漫山的绿 
漫山,都是怒放后的寂静 
从山顶下来,感叹时光流逝的太快 
太快,还来不及亲吻一朵花 
南极红,深山含笑,红艳的海棠 
二月兰最热情,长长的花期 
沿途都是妙曼的兰 
又遇云水湖 
多少次从她身边经过 
或是她早已在那里等待 
我不相信巧合,也不相信预谋 
她太清澈了,过滤了俗世的杂念 
她太甜蜜了,我来不及悲伤 
有一种美就像一条小鱼舔舐着我 
泛舟云水湖注定不是一次徜徉 
我过于紧张,焦虑 
一些细小的涟漪矫情成巨大的波澜 
微风在吹,返程就在眼前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再来,在花乡茶谷 
被我放下的,是否 
还会像一条曲折的波浪和我的歌声相连 
《花乡茶谷遇梅》 

是一个人在岁寒中的坚守 
是一个人千里迢迢赶赴命运中的约会 
在花乡茶谷,开在坡地上的 
开在茶园里的,开在嶙峋的山路两旁的 
梅花,因你的到来满心欢喜 
像一个人亲吻着另一个人的颈项 
像一个人附在另一个人的耳郭整夜低语 
薄雪中的梅,满园春色如约走来 
触摸着,轻佻地覆盖 
穿红衣,穿黄衣,穿白衣 
落落大方的梅,冰清玉洁的梅 
经历过风的侵袭,也得到阳光的赞美 
茶园的绿色拥簇着,萧条的树木作为烘托的背景 
在你的披着红围巾的背景里 

在你伸出的手指上,灼灼地开,高冷地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