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17

-

03

在花乡茶谷找自己


作者:欧阳明
 
       等不到二月,花乡茶谷的梅花们便悄悄地开了。我知道,这些向着寒冷宣战的花朵是为曾卓诗歌节.新年梅花诗会,为那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热爱诗歌的人们而开。当然,也包括我。
       那一朵朵,一簇簇红的、黄的、白的梅花,美丽和温暖了这个冬天。
       花乡茶谷,我和二十年未曾谋面的张隽兄在此重逢。没有热闹的寒暄,没有热烈的拥抱,一切如此平静,平静得如同冬天里花乡茶谷云水湖的一湖碧水,还有那些习惯了一生沉默的小草。我们的手,穿过了二十年的人生风雨,穿过了岁月的云烟,在黄陂,在这个叫花乡茶谷的地方握在一起。
       二十年来,彼此间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已无从知晓。只记得他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偶尔有一些信息传来,也只是零碎点滴,只言片语而已。总之,我一直没有关于他的确切信息。

在他离开农行咸宁分行后不久,41岁的我第一个报名并办理了内部退养的手续,只身一人前往东莞、温州、石家庄等地漂泊,不曾想,这一漂就是十年,十年中我们各自为在不同的地方奔波,为了生存,也为了心中的某种梦想。只是再无对方的任何信息。其间,由于我在异乡,且以一个打工者身份出现的,加之工作单位、居住地点不很稳定,所以一些务工者也将我称之为"流浪诗人"。既然是"流浪诗人,"因此也就基本上和原来的朋友和同事断了联系,少了一些牵绊。加之远在千里之外,一年也回不了两次家,也就没了联系的理由和联系的机会了。但在不经意间,我还是会想起他,想起诗歌。无论岁月过去了多少年,只要诗歌还在,那些因诗歌而凝结的情谊便还在。

想起那时,他已在全国各类公开发行的报刊上发表了大量作品,出版了诗集,八十年代末就加入了湖北省作家协会,让我等望尘莫及。但当时的情况是,无论你在那级报刊发表了什么作品,获得过什么样的奖励,你绝对不如给单位写一篇50字的新闻报道那样来得直接,让人重视,获得实惠。
       这其间,他先后两次专门来到我赤壁家中小住,我们谈到了诗歌,谈到了人生的种种。但更多的时候是沉浸在诗歌中难以自拔,就象当初他送给我的那本《迷人的星空》后记中所写的:写诗,是我生命的需要。那时,在诗歌和生活的双重挤压下,我们的灵魂倍受煎熬。

也许,只有到陌生的地方才能看到我们想看的风景。
      记得哲学家普罗塔哥拉曾说:人是万物的尺度。于是,我们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流放了自己。我们把自己交给了这个社会,体验着在舒适的办公室,在熟悉的环境中所体会不到的东西。去经历孤独.无助.无奈,甚至内心的伤痛。作为精神的个体,我们一次次走在自己的路上,在挫折和失意中前行。有过所谓的成功,获得过短暂的快乐。我们试图在文字之外找到能证明自己价值的某些东西,找到更好的生活和存在。由于有了这样的经历,从而真实地触摸和体验到现实中那些坚硬的显得很是有些苍凉的温度,并由此对生命和生存有了自己独到的理解。

今天,当我们一起怀着敬仰的心情在花乡茶谷纪念曾卓先生,登台朗诵,重温经典的时候,我们何尝不是在纪念那些曾经让青春沸腾的日子,纪念那些有过欢笑、悲伤,甚至苦痛的日子。我们为诗歌感动,为昨天和今天感动,也为自己的坚守感动。如今,当我们穿过黑夜的河流,站在彼岸的时候,回望过去,那些热爱、那些追求、那些痴狂早已化作思想的营养,流进了我们的血液,深入进我们的骨髓,融进了我们的生命,诗歌之于我们,既是出发时的初心,也是最后的热爱。张隽兄在他的诗中所写的"静水之中,你能听到我的呼吸"告诉我,关于在生活中选择什么,坚持什么,以及如何坚持。

  选择"归隐"这样一个远离城市,远离喧嚣的地方营造自己的花乡茶谷,自有他的道理和想法,有着他热爱的理由,一如他当年热爱诗歌就象热爱生命那样,还有一种日夜流淌在他心底的情结。也许因为这里曾经是他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有过快乐和幸福的回忆。也许因为不远处是曾卓先生的故里,而他刚刚出道写诗时,便有幸得到曾老先生的悉心指点,才有了日后诗艺的长进和成就。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所谓师恩难忘。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他的初衷了。红岗山里的花乡茶谷,宁静而脱俗,庄重而典雅,温馨而浪漫,从一簇簇美丽的梅花,一丛丛树林,一片片竹林,还有镌刻在楼台亭榭.彩虹桥上的诗词,这一切让我无不感受到一个诗人在历经沧桑后依旧不变的情怀。诗歌之火,以另一种形式的出现,依然燃烧在他的心中。在这里,他找到了诗中的"远方。"

   这些年,我们都走在各自所选择的道路上,留下了一行行或深或浅,这样或那样的脚印。其实,这样的经历对我们而言,就是人生最好的修行,那些歌唱过青春、爱情,希望的文字,在历经浴火重生后变得更加成熟、坚定,在我们的一本本书中执着而高傲地站立着,让我们一次次找到自己,品读自己,回忆自己,反省自己,勉励自己。正如赫拉克利特说过的:我寻找过我自己。
       人生路上,我们曾经遭遇过黑暗,以及许多的难以言状的痛苦,但我们一直没有忘记出发的地方,一直在不停地寻觅。我们摔倒、站起、摸索.成长。而诗歌却犹如人生不同境遇中的一盏灯塔,一次次照亮着我们脚下的路。
        今天,我们依然走在从生存到存在的途中。
       花乡茶谷是美丽的,那些山水,那些花草,那些树林,那古朴的客舍,那垂钓在云中湖的夕阳,那些在风中和你细细诉说的每一片叶子,这些都成了千帆过后你生命中最美好的遇见。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是的,带不走花乡茶谷的美景,可我带回了那些温暖的记忆,带走了那些开在梅花上的一朵一朵绽放的诗意,更重要的是,我在一首诗中找到并带回了自己……
       
       简介:欧阳明,曾用名欧阳明明,男,1962年6月27日出生于湖北蒲圻(今赤壁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月光里的河》《远方的家园》《遥远的苍凉》和报告文学集《湖北人在温州》。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