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7

-

02

坐拥花乡茶谷的春光


梦华之滨

 

花乡茶谷,恍若世外的桃源。春风只是浩荡一下,那些发芽的情节就开始萌动,做梦的花草一夜之间都醒来了,回归的燕子耳语山谷,一棵又一棵茶树站在濛濛雾里等风来,吹起一山浓浓的诗情画意……

春天的脚步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河,迈着碎步潺潺地流。渐渐绿了的植物,点亮春的火炬。山谷支起倾听的耳朵,回音鸟的歌风的唱,还有那些荡气回肠的传说与桃红柳绿的事情。

徜徉在花乡茶谷的山路上,春天有太多的面目,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让我有无数种心动,恰如一场绝美的艳遇。

从天堂误入凡尘的景致,美炸了路过的眼睛。
杏花一枝斜出,宛若宋词的一阕,登上了春之门扉。几声鸟鸣滴下来,落在时光的缝隙。暖暖的春光在瞭望,这里没有巷子,红杏不会出墙更不会出山。一缕香,又一缕香,被纷飞的蝶洒满山谷。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一旦从《诗经》里走出来,就是众人的偶像,妩媚而摄人心魄。玉蕊楚楚,娇羞尽燃云霞,不管千年万载,尽管山河老去,她依然遵循天命从骨子里开到爱情中,热情奔放,飘逸淡雅,婀娜多姿。温婉又含蓄,一朵紧挨着一朵,一簇并排着一簇,带着佳人的气息。

樱花摇曳,醉了田园故事,倚着山水,倚着三月,静静的,或抿嘴偷笑,或春波嫣然,把领跑的岁月默默晕染。在花乡茶谷,你定会认识不一样的樱花,宛若那娇柔的女子,轻点春光,对着你暖暖的笑……

沿着光阴的路途走下去,一座山的脉搏上,梨花依然按照春天的秩序登场。我不想告诉你,梨花带泪的故事,还有心碎的隐喻。梨花的白和冷艳的美是一首绝唱诗,只有你把梨花气质当作人生的主题,一场花事自然是一场最美的相遇。

海棠依旧按部就班,每朵海棠都有一个梦,太阳根本无法读出它,只有月亮才能亮出,那些不俗的伤和痛。在一切思念之上,还需渲染吗?梨花的底气,梅花的魂魄,只一朵便是易安的境界了。一醉千古,这所有人都能看懂的——《诗经》。

还是让我最后说出茶花吧,“雪中四友”已经荣登了春天的扉页,作为之一的茶花代表,从来都恪守可爱,谦逊,艳而不妖,对爱情不离不弃的美德……

花开蝶忙,花事灿烂,梦想荡漾,调皮的风来回打岔,是伫立在高高枝头的那朵吗?是中间的那朵吗?我自举杯茶,招待来过尚未退场的客人。是低处的吧,对着小桥流水的镜子细细临摹……

好山好水好花好茶,置茶席于春中茶树边,赏花赏月,品茶品人生。“花的乡,茶的谷,诗的海。”一缕叹息,一缕茶香,几乎忘了,此时人在天涯。


关键词: